《長相思》
日期:2017-10-23  發布人:admin888  瀏覽量:409
 

長  相  思①

 

修水②流,

贛水③流,

流到吳城④古渡頭⑤,

江天空悠悠。

 

戰已休,

亂已休,

昔日繁華城殘留,

而今謀從頭。

 

劉雁飛

2017.9.7

 

【注釋】

①長相思,詞牌名!豆旁娛攀住分杏醒裕“客從遠方來 遺我一書札。上言長相思,下言久離別。”長相思之名,正是由此而來!堕L相思》詞令原有平仄兩格。雙調三十六字。

②修水,即修河。古稱建昌江,又名修水、修江,為鄱陽湖水系五大河流之一,以其水行修遠而得名。修河是江西省九江市境內最大的河流,也是長江中下游重要的水源涵養地和沿岸居民的生產、生活用水取水地,流經江西省九江市、宜春市、南昌市3市的12縣區,在永修縣吳城鎮注入鄱陽湖。

③贛水,即贛江。是長江主要支流之一,江西省最大河流。位于長江中下游南岸,通過鄱陽湖與長江相連。源出贛閩邊界武夷山西麓,自南向北縱貫全省。從河源至贛州為上游,稱貢水,在贛州市城西納章水后始稱贛江。

④吳城,即江西省永修縣吳城鎮。擁有近二千年悠久的歷史的吳城鎮,文化底蘊十分深厚,同時吳城又處在贛江、鄱陽湖、修河交匯處。

⑤渡頭,指渡口。指的是道路越過河流以船渡方式銜接兩岸交通的地點。包括碼頭、引道及管理設施。也指有船擺渡的,過河的地方。

 

【賞析】

相思是人類最普遍的情感之一,也是歷代詩家文人付諸歌詠的最佳題材之一。如《古詩十九首》中就有“上言長相思”、“著以長相思”、“行人難久留,各言長相思”等。南朝陳后主、徐陵,唐代李白等都有擬作。雖然自古以來,長相思多言愛情,抒發的是對特定對象的思念,但以詩人之胸襟與視野,卻跳出了男女之情的婉約范疇,對其進行了升華,那么,他所思為何?沿著詩人的淳樸淺近的言語,我們或許可以找到答案。

先看上闋——“修水流,贛水流,流到吳城古渡頭,江天空悠悠。”前三句用三個“流”字,寫出水的蜿蜒曲折,也醞釀出了低徊纏綿的情韻。下面用“悠悠”二字,更增添了思緒的綿長,烘托出憂傷的氣氛,增強了藝術感染力,顯示出這首小詞言簡意富、詞淺味深的特點,恰如“蒹葭蒼蒼,白露為霜。所謂伊人,在水一方”這種運用白描手法來傳唱的詩句,像極了一幅不著一筆色彩的水墨畫,體現出中國人情思中最為厚重的沉淀,于至簡中飽含著至繁的意境、格調、氣韻和色調。

國人的審美理念素來有“少即是多”的哲學。前三句是陳述句,看上去僅僅是描繪了一幅江水日夜奔流的意境,實則是一種含而不露的隱晦表達,如若不細細體會,只能看到修水、贛水遠遠流去的表面意思,而看不到更深的詩意,這就辜負了詩人的苦心。修河是鄱陽湖水系的五大河流之一,以其水行修遠而得名,綿延流經江西省九江市、宜春市、南昌市3市,最后在永修縣吳城鎮注入鄱陽湖,而贛江源出贛閩邊界武夷山西麓,自南向北縱貫江西省,經鄱陽湖匯入長江,向更遠的東海流去。這不恰如人類的歷史文明?歷史的車轍從遠古駛來,一痕覆蓋一痕,漸漸被時光掩埋,只剩理不清的當下奔向猜不透的未來。這正是借景抒情,寓有情于無情之中,使用的是暗喻和象征的手法。

“江天空悠悠”一句承“吳城古渡”,寫得清雅而沉重,是上片中的佳句。“江天悠悠”是寫景,本來乏善可陳,但詩人只輕輕一帶,著力于一個“空”字。著此“空”字,就陡然使意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:吳城已有兩千年的悠久歷史,修水、贛水更是自盤古開天辟地來就蜿蜒盤桓于此,可日夜奔騰的江水不過一個過客而已,它席卷而來又蒼茫而去,只有這個古老的渡口觀望著歷史進程中的輝煌與殘敗,其他什么也沒留下。這片情懷,恰與崔顥所寫的“昔人已乘黃鶴去,此地空余黃鶴樓。黃鶴一去不復返,白云千載空悠悠。”有著異曲同工之妙,一個“空”字點醒全片,其筆力堪稱強勁。

下闋直抒胸臆,詩人懷古述今而言志,也給了我們終極答案,他所思究竟為何?即對歷史文明的追思。“戰已休,亂已休,昔日繁華城殘留”。這三句的描述把讀者從城外帶進了城內,筆鋒轉向吳城這座城市。吳城,原名吳山。東漢末年,吳郡富春(今浙富陽)有一大富豪名叫孫鐘,雇了很多佃農在這里種瓜收籽,不久他的兒子孫堅成為漢末割據一方的統領。孫堅的兒子孫策兼并江東后,派大將太史慈駐守;杩h城,史慈以練水軍為名,在距;瑁ń裉J潭)三里許隔修河相望的吳山筑起一座土城,又沿贛江向南威逼,迫使豫章(今南昌)太守華歆離去。太史慈走后土城逐毀,據地方志所記載,吳山乃“漢;鑲}廒所也”,即糧食倉庫所在地。后來三國統一,吳山北頭建“神慧廟”,廟前創“經堂寺”,廟后筑“望湖亭”,亭和廟的周圍逐步有些店面和民房出現。后來,吳山這邊居民逐漸增加,商業也隨之繁榮起來,逐步發展成一個碼頭轉運及手工業加工的大集鎮。從此,吳山易名吳城,并在此孕育了會館文化、廟會文化和特色民俗。乾隆到咸豐百余年間,吳城進入鼎盛期,口岸轉輸的經濟功能已超過省府南昌,享有“裝不盡的吳城,卸不完的漢口”之贊譽,與景德鎮、樟樹鎮、鉛山縣的河口鎮并稱江西四大名鎮。

但時至今日,吳城幾經歲月變遷,它的繁華盛世只留在了曾經,似乎它的成就也已經隨著鄱陽湖滾滾湖水而東去,只有今日仍在的舊時會館,訴說著當年吳城的繁華。一座被遺忘的小鎮,不免讓人感慨歷史的無奈,但是它的故事,它的曾經,卻讓無數對它感興趣的人為之探尋。2017年9月初,詩人受邀前往江西吳城考察,詳細考察了解了吳城當地經濟社會發展情況和風土人情、民俗文化后,計劃帶領卓越旅游集團進軍吳城鎮,根據江西省旅游發展總體規劃,在擁有濃厚歷史底蘊的吳城鎮開發旅游景區,為吳城的經濟文化發展增添新的動力,并力圖促進這座古鎮的經濟再次繁榮,恢復往日繁華之氣象。正是在這一背景下,詩人有感發而為詞。

熟悉詩人的朋友都知曉,詩人常抱有兼濟天下的情懷,多年來,詩人所著題材廣泛,風格多樣,又多以慷慨豪邁、樂觀豁達的愛國愛民詩詞為主調,總能旁征博引,以寬廣的胸襟寫出對時代的失望與期望,對民族的熱情與憤慨。因此,“而今謀從頭”作為全詞的收官之句,也是為這首詞升華意境的點睛之筆,它有著多種韻味:有對人民智慧的信任與信心,相信古老的吳城會在新時代煥發新貌,此其一;有對自身事業發展的堅定信心,反映了一個英雄之士渴望在歷史大舞臺上自我實現的志向,此其二。在這一句里,詩人將全詞的基調由對歷史的傷懷轉為對未來的憧憬,悲涼轉為樂觀。詩人也正是借這個以纏綿婉轉著稱的詞牌,在流露自己對逝去歲月的細膩之情時,又表達出另一種激蕩昂揚壯志未酬的銳氣。

我們常說,文如其人。的確,藝術是人類情緒的表達,正因如此,李白的豪放與灑脫,東坡的樂觀與曠達,稼軒的慷慨與雄健,乃至南唐后主李煜的奢靡與逸樂,都成為了他們的標簽與烙印。詩人作為一名企業家,卻不失文人的氣節與傲骨,幾十年如一日,在艱辛創業的同時不失對個人理想抱負的追求,字里行間總有一種卓爾不群的光彩,常常顯示出超越普羅大眾的勇毅與豪邁自信的情調,這正是因為他在承擔著企業發展使命的同時,也在積極地尋求個人生命的輝煌,堪稱難得一遇的文商楷模!這種決不在平庸中度過人生的英雄本色伴隨著詩人,也始終閃耀在他的詩詞之中!

武汉麻将红中赖子杠的技巧 一头一尾中特官网 新日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送金币的棋牌游戏? 游戏捕鱼大亨2 领航配资 浙江20选5胆拖计算表 街机捕鱼大亨下载免 股票配资规则怎么样 上海快3三同号预测推荐 腾讯欢乐捕鱼贴吧